联系我们

邮箱:chenxue1958@163.com
地址:广东省惠州市下埔路3号
邮编:516001
电话:18507525993

小说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专著文集 > 小说 >

《七女湖枪声》

时间:2019-04-30 14:52 作者:陈雪
内容简介
 
      谨以此书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年。

      孙中山在辛亥革命时期为建立民主共和曾率领革命志士发动了10次武装起义,自1895年广州起义至1911年的16年里,屡败屡战,愈挫愈勇,一次次起义凝聚成百折不挠的力量。在惠州三洲田起义失败沉寂7年后的1907年,东江流域的中心治所惠州又爆发了一次声势浩大的武装起义,这是孙中山为推翻清廷统治领导策划的第四次起义,也是同盟会成立以后的第二次起义,历史上称之为“丁未惠州七女湖之役” 。
1905年8月,孙中山在日本东京成立中国革命同盟会,把国内原有的各种民间进步组织(兴中会、光复会、华兴会、三点会等)合并组成中国革命同盟会。
      同盟会成立后,孙中山开始在湖南的萍乡、浏阳策划武装起义,孙中山在策划湖南起义的同时,派同盟会员许雪秋赴潮汕,派邓子瑜回惠州作有关准备工作,意在东江地区同时举事呼应湖南起义。
      邓子瑜为惠州人氏,曾是归善博罗三点会的首领。早年因参加反清活动遭清廷通缉,逃亡香港新加坡等地以开设旅馆,继续联络接洽惠州乡党,进行反清活动。1900年受孙中山委派与郑士良发动惠州会党参加三洲田起义,失败后改名朱民,再次流浪海外躲避清廷追捕。直至1907年冒险回惠与陈纯、林旺、孙稳等惠州乡党一起策划七女湖起义。
     七女湖位居惠州府城北二十里(今惠城区汝湖镇)是当时归善商贸繁华的圩场街市。1907年6月2日(农历四月二十二日),当地会党在汝湖杀了几十头猪,四邻八乡的会党聚餐下庙,
     东江会党一呼百应,拿起枪械、菜刀、长矛等武器一举击溃当地防营清兵。6月5日进攻泰美,7日攻杨村,随后攻柏塘、公庄等地。
本书用历史小说的表现手法,以七女湖起义为故事主线:艺术再现了邓子瑜、陈纯、林旺、孙稳的革命党人形象,热情讴歌了陈亚双、邓珍等一批东江子弟为辛亥革命浴血奋战、赴死不辞的革命斗争精神。
七女湖起义是同盟会成立后的第二次武装起义,中国历史上有着重大影响的一次起义,也是孙中山十大起义之中的唯一一次在今惠州辖地发生的起义,东江及汝湖在辛亥革命所作的贡献将彪炳千秋。   
            
七女湖起义檄文:

洋洋中国,荡荡中华,千邦进贡,万国来朝。夷人夺占,此恨难消。招兵买马,脚踏花轿,木杨起义,剿绝番苗。军民人等,英雄尽招。正面天子,立转明朝。
 
主题歌:

东江举义旗,
东江风雷起,
当长工、壮丁、乞丐、卜人
不如跟孙文闹起义。
荡平惠州府,
扯下广督旗,
耕者有其田啊,
天下皆欢喜。
 
人生有一死,
人穷有志气,
被饿死、累死、冤死、逼死
不如与清兵战到死。
推翻清王朝,
中华阳春至,
耕者有其田啊,
天下皆欢喜!
 
目录 序言
 
第一章:香港夜祭郑士良   惠州城频闹劫案
 “上,这保准是一个赢家。”随着陈亚双的一声招呼,几个黑影拿着砖头、木棍倏地从墙根悄悄地包抄过去。只听见啪地一声闷响,胖墩墩的影子倒了下去,几个黑影扑了上去,搜出银包,迅疾地消失在黑乎乎的百子巷尽头。
 
第二章:陈知府重典治乱   洪管带四处伏兵
陈兆棠霍地从坐椅上站了起来,狠狠地说:“既然惠州府贼匪横行,刁民当道,不施以重典何能治乱?你就给我狠狠地抓,狠狠地杀!抓一个杀一个,抓一批杀一批!出贼匪的拳馆、武馆查封它!”
 
第三章:刘老板寻找靠山   洪兆麟财色兼收
刘老板夫妇一左一右陪着洪兆麟,一个夹菜,一个劝酒,把洪兆麟侍候得心花怒放,竟把春儿和陪客全冷落了,酒饮微醉,洪兆麟越发放胆起来,吃着喝着还偷偷地在桌子下捏了一下三姨太的大腿,三姨太也不声张,只是咯咯地笑,还不住地劝酒夹菜。情到浓时,还抛给洪兆麟一个媚眼,这倒让刘老板心里难受起来,他不由得在心里暗暗叫苦。
 
第四章:邓子瑜重返东江   清明节歃血盟誓
“管带,屋外有人求见,说有紧急匪情要向你报告。”马弁进来时,洪兆麟正躺在一张红木摇椅上闭目养神。“谁?你叫他跟哨长汇报行了。” 洪兆麟只睁了一下眼,说完又闭上了眼睛,继续在躺椅上摇晃。“我已说了,他不肯,非要亲面对你讲,而且说万万火急。”“啊?那你带他进来!” 洪兆麟吩咐完仍然躺在摇椅上。
 
第五章:起义军筹钱购枪   陈兆棠设计笼兵
此时正值半夜三更,是天地调和阴津合阳露的佳辰良时。按理,一身体力外溢的草莽军人陈兆棠应已和新娶的小老婆厮混在被窝,暖裘香枕地恩爱一番。可是,因为连日来的烦心事儿太多,让他对男女之事没了兴趣。对于洪兆麟,更是一个心结,此人真是个烫手的山芋,不用不行,重用也不行。
 
第六章:水东街粮店遭围   邓老板落入魔窟
“要立马行动,组织人手把邓珍和枪械强抢出来。”邓子瑜的话刚说完,陈纯便吩咐陈亚双去找林旺、孙稳他们前来商量当夜行动事宜。正当大家商量停当前去准备之时,一切都已经迟了。邓珍粮店被洪兆麟几十个清兵里外三层团团围住,归善县衙的捕快当差也倾巢而出,后搜出60支枪械,邓珍以及米店的雇工全部被五花大绑押到了归善县衙。
 
第七章:长毛贼绿林营生   象头山陈纯作客
“反清复明,谈何容易?我当初也曾热血追捧,谁不知道毛汉生一马当先,出生入死与清兵厮杀到天亮,到头来还是各走天涯作鸟兽散。我今带着几十个兄弟,捱两餐而已,人生苦短,愚兄自知干这一行朝不保夕,故也胸无大志,今朝有酒今朝醉吧。”长毛贼轻描淡写地只回应了几句,就把陈纯轻轻地挡了回去。
 
第八章:元庙观道士占卜   香溪堡劫案惊天
道长看了看签文,又看了看洪兆麟,接着解释起来:“管带今年三运交接,流年正合。”“何为三运交接?” 洪兆麟不解地问了句。“财运、官运、桃花运,运运并连相接也。” 洪兆麟暗中一喜,想起刘金荣的银子和三姨太的暧昧,倒也并非空穴来风。道长说到这里,突然话锋一转: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 洪兆麟见道长吞吞吐吐,赶忙催促道:“道长不妨直说。”“营管有小人堵道,恐有一难头,要防血光之灾,不过并无大碍,洪管有贵人相助,难头一过,云开日出,雨过天晴,一路平步青云,大富大贵之人。”
 
第九章:七女湖风雨欲来   陈秀才弹劾知府
刘金荣在惠州虽被人称之为“奸刁滑”的商人之一,但收购邓珍店铺却没怎么压价。大家都说刘金荣做生意头一回大方……
陈兆棠从刘金荣的收购米店中似乎悟出了什么:对于邓子瑜、陈纯之流,对于惠州的天地会成员,他又该使用什么手段呢?也是毁掉一个少一个的,他又一次陷入了苦苦思索之中。
 
第十章:起义军勇杀清兵   巡防营四面追剿
一阵砰砰砰地敲门声把睡梦中的陈纯惊醒过来,陈亚双点亮油灯,披上外套,刚拨开院门的木栓,邓子瑜和梁亚珍一下就闪进了屋里,陈亚双惊奇地问:“邓大哥,怎么了?半夜三更你怎么会到这里?”“我有十万紧急的情况要和陈纯他们商量,顾不得那么多了。”陈亚双见状,自知情况紧急,便自个儿拿起一把长茅走出屋外警戒去了。
 
第十一章:李提督重兵合围   起义军浴血东江
“跟清兵拼了!”陈纯一声令下,陈亚双操起家伙勇敢地杀向敌阵。“砰、砰、砰”一阵枪声响过,冲锋的清兵倒下了几个,一队冲到最前面的敌人一下跃到了起义军的阵地。陈亚双见状,把枪一丢,操起一把鬼头大刀左右开弓地砍杀起来。那刀光闪闪,寒锋逼人,犹如一道闪电划过之后不是一颗头颅掉了下来,便是鲜红的血浆飞溅而起,场面实在令人恐怖。
 
尾声